当前位置 >> 今视网 >> 遂川频道 >> 访谈

刘玉明:矢志无悔拥军情

      她出生于红色家庭,从小受爱国主义教育,血脉里流淌着“双拥”基因;她常年把爱倾注在老红军、老战士,驻县部队官兵身上,帮他们解决实际困难,送去精神食粮,被他们称为好“女儿”、好“姐姐”、好“妈妈”。她,就是遂川县建设局员工刘玉明。

      无悔走上拥军路

      刘玉明出身于遂川县枚江乡莲溪村一红色家庭,爷爷刘淼曾在部队担任过宣传部副部长,与建国后担任江西省首任省委书记的陈正人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。后随队伍来到井冈山,在荆竹山竹坑的一次遭遇战中,爷爷不幸壮烈牺牲,留下奶奶和当时年仅4岁的父亲刘克渠。当年,陈正人曾托人带信,表示要收养父亲,被深明大义的奶奶婉言谢绝。

      解放后,国家把奶奶一家列为重点优抚对象,免费让父亲读书,过年过节各级干部也经常慰问,嘘寒问暖。之后,奶奶把父亲送到军营服役。常年部队教育,家庭耳濡目染,锻造出刘克渠对组织忠诚和家庭担当。

      在莲溪村,老百姓为革命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。一门几烈士,送子、送郎参军比比皆是,仅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28位之多,“双拥”红故事被世代传唱,这也深深影响着刘玉明,以生俱来就对军人很崇拜,愿意为“双拥”尽绵薄之力。

      1998年,我国南方多省遭遇洪水侵袭,人民子弟兵不怕牺牲、誓死保护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壮举,深深震撼着刘玉明,强烈的拥军愿望不时萦绕在脑海中。她想到了在民政局优抚股工作的妹妹刘玉琳,两人不谋而合,达成了常年到军属、军营送温暖的共识。

      1999年端午节,母亲和她们姐妹俩包好粽子送到当地武警中队,受到热烈欢迎,也让官兵感受到亲情的温暖。首次慰问产生的良好反响,更坚定她做好优抚工作,让军人安心服役、让军属过得开心的信心和决心。

      此后,每年端午、“八一”、国庆来临前夕,都是刘玉明最忙碌的时候,买点啥、帮点啥,不论事无巨细,都要认真考虑谋划。她考虑驻军远离亲人,又在为遂川的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。不少战士年纪和自己孩子一般大,要让他们感受到母爱般的温暖。

      十余年来,刘玉明坚持每年慰问消防中队,都会送上几千元款物,累计不下几万元。与先后5任消防队长建立了互联互助对子。

      牵挂军属不了情

      从小受家庭的熏陶,和对社会的感恩之情,刘玉明做拥军的事毫不犹豫。

      在枚江乡梅溪村,有一位参军牺牲的罗姓家庭,女主人身体不好,家里缺少劳力。每年,刘玉明都要组织姐妹前往割稻子、忙家务。

      在双桥乡潭溪村,有位退伍军人罗金龙。刚从部队回来不久,便得了精神病,在南昌荣军医院治疗几十年。由于有家族病史,儿子也患上了精神病,一直无钱医治。当刘玉明偶尔得知情况后,与妹妹一起,把孩子送到县人民医院治疗,挂号、拿药、送饭。之后,女儿也得了精神病,看到大冬天还只穿几件衬衣时,急忙回家拿来女儿冬衣,并送上几千块药费,安慰家属尽力治,养好身体。如今一家人日子慢慢好转,女儿还考上了研究生。如今,一家人不管遇到啥事,首先想到的就是她们姐妹俩,到荣军医院看丈夫,刘玉明负责安排;要打官司,刘玉明帮忙申请法律援助。对方非常感激,总会送些笋干、红薯干等土特产,都被婉言谢绝。

      在雩田镇城溪村,有个叫郭国峰退伍军人,返乡不久得了重病,全家人蜗居在一个简易的窝棚。恰逢丈夫在村中走访,便把了解的情况告知了刘玉明。她又前往探访,看到大冬天老郭穿条单裤,当时还没吃饭,当时就请他到饭店先吃饭。后来,又帮他协调建了一层的砖房子,通过协调,争取民政局帮助。后来,还介绍老郭的女儿就业。如今,他女儿开了家饭店,有了积蓄后,把家里的房子升到了两层。

      在雩田田心村,有位郭姓军官,当年父亲车祸去世,家中房子被烧,奶奶在家抚养妹妹,一度没心思安心服役。是刘玉明姐妹找上门来,先落实了几千元的优抚补助,再帮其妹妹申请教育方面补助,,解决了后顾之忧,不仅自己在部队提干,妹妹也考上大学,日子越过越好。

      其实,像这样的好事,刘玉明还做了很多。

      谋划新时期拥军路

      革命时期,遂川是全红县,“双拥”氛围一直十分浓郁。县领导经常走访慰问,积极为官兵排忧解难,改善营区环境。刘玉明的捐款捐物,让官兵感受到了群众炽热的拥军情怀。

      2013年,国家决定在莲溪村建设革命烈士集中安葬墓地,个别村民考虑到自身利益,不是十分赞同。刘玉明心急如焚,便和妹妹回村做乡邻的思想工作。她说:“烈士们为了革命成功,连生命都牺牲了,我们还舍不得这点土?”还当场拿出5000元积蓄交给村干部,表示要为烈士集中安葬出绵薄之力。

      以往,刘玉明主要是给驻军送钱物为主,自从搬迁到消防中队对面居住,每日看到官兵出警训练挥汗如雨后,便考虑还应多以精神上给予关怀。

      2007年,妹妹说八一建军节民政局准备和驻军合办一台晚会,但不知出啥节目,碰巧城建局准备了一些节目,刘玉明主动请缨,还“全家总动员”。儿子跳街舞,学音乐的女儿邀请到同学跳舞弹琴,外甥女吹葫芦丝。晚会圆满成功,驻军非常感动。之后,刘玉明还邀请同事和社会文艺人士参与,由“全家拥军”变成“社会拥军”。如今,每年“八一”前夕,到驻军和官兵联欢成了固定活动。为了满足战士心愿,每年这个时候,她都有种责任感,不计报酬、不分昼夜,精心“烹制”这盘文艺“大餐”,精心准备。

      一人而为终不及,众人拾柴火焰高。刘玉明心想:就个人的力量,终归有限,能组织更多的人参与拥军行列,氛围会更浓,效果会更好。她把自己的想法与“炫舞飞扬”舞蹈队的姐妹们一合计,姐妹们纷纷表示愿意参与。姐妹们的支持,使刘玉明信心倍增,她说干就干,自己出资为舞蹈队更换了音响设备、添置了演出服装,组建了一支拥军文艺队。

      在刘玉明的统筹策划下,利用业余时间,组织编排了《军民一家亲》《十送红军》《映山红》《南泥湾》《边疆的泉水清又纯》《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》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《好日子》《走进新时代》《抢凳子》《吹气球》等一批歌舞、说唱、小品、游戏节目,送戏进军营,军民共联欢。

      或许折服于她的人格魅力,舞蹈队一听说要去驻军慰问演出,都争着要去。在赣州开小吃店的付林燕,可以放弃几天生意,专程回来参演。

      如今,受到刘玉明感召,孩子们也积极参与,及时生病也照样参加独唱,为官兵献歌,而且介绍同学朋友一起参与。身边的同事也积极参与。

      展望今后拥军路,刘玉明也有考虑谋划,她觉得首先是信念不能变。要不断丰富形式,要积极联系军地两用人才培训,普及相关安置政策。退伍之前,上堂安置政策的课。因为大部分战士来自农村,考虑请些农技人员,上农业技术方面的课,喜欢文艺的,请音乐老师为他们教授一些简单的乐谱等简单知识。

      驻军中有个湖南衡阳姓刘的战士,入伍前非常顽皮,我行我素。家里怕他走上邪路便送他当兵。刘玉明了解后,主动找他谈心,告知要培养了纪律意识和担当意识,不来可能会走歪路,如今小战士非常感激,见到就叫姑姑。刘玉明与老师探讨过,考虑到战士都是90后,刚到部队很容易出现心理问题,进行疏导咨询十分必要,也是一种新颖的拥军方式。

      她还考虑,能否在网上申请祭奠烈士的网站。大家通过网络来文明祭奠。

      从1982年8月参加工作,刘玉明先后在香菇厂、自来水公司、建设局工作。三十多年来,无论工作岗位如何变换,她的拥军情怀始终不变,得到了组织的高度肯定,每年在被评为先进妇联干部,工会女工委员。她说自己做这些事情不图什么荣誉,就是以一颗非常平常的心去做。(刘祖刚、谢月明、曹建洪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