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>> 今视网 >> 遂川频道 >> 访谈

遂川根艺美术师郭秋生:让朽木神奇起来

      有一个人,他对稀奇古怪的枯木树根情有独钟,喜欢在上面“大做文章”,能轻易将其变为栩栩如生的佛像、茶桌、人像、花鸟,并以此为毕生的追求。他就是江西省高级根艺美术师郭秋生。一个倾其青春岁月做根雕的人,最终取得成功,实现梦想,到底有怎样的故事?

      不走寻常路

      郭秋生,1974年出生遂川县于田镇城溪村一个贫苦家庭。1991年初中毕业,同龄人都去学习木匠、泥水匠和外出打工挣钱时,郭秋生选择了一条不同寻常的路,前往井冈山学习根雕技艺。从事根雕,注定是一条艰辛的路。三五年根本挣不到钱,不但要耐得住寂寞,守得住清贫,还得静心勤奋学习技艺。当初一起学习根雕的十几人当中,只有他坚持到了现在。

      由于对根雕的痴迷,他在井冈山学徒时,常常利用晚上和其它休息时间苦学技艺。一年后,他的根雕技艺也有了一定的基础。这时他回到遂川一家具厂继续从事根雕工作,勤于动脑、善于琢磨的他,把这当做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。为了能把技术学的更加精湛,1994年郭秋生去了福建莆田,那里的根雕用的都是黄杨木等珍贵材质,工艺要求也相当高,有时难免会把材料雕坏,还得挨老板的骂。虽然工资待遇很低,以及不时受些委屈,但他在那里接触到了更多的根雕高手,得到了很大的锻炼,技术也有了质的飞越。

      结婚时,郭秋生仍然没有任何积蓄。为了生计,他去了深圳。他说,那段时间穷困的连坐2块钱公交车都舍不得。虽然后来在那里可以拿到每月1800元的工资,但对手艺增进没有帮助。3年后,他回到县里的家具城。在朋友的帮助下买了根雕加工的机子,给人家雕刻家具,赚取加工费。这几年他淘到了第一桶金,积累了一定的资金。但好景不长,许多家具厂纷纷倒闭。他也就开始了创办自己的根雕企业。

      朽木可雕也

      我们平常会看到一些腐朽的枯木,稀奇古怪的树根,它们或被遗弃在山野间,或被堆放在柴房里,或被农民劈碎作他用。这些对常人毫无价值的东西,在郭秋生眼中却是难得的宝贝。

      郭秋生经常会到山里去“寻宝”,为了一件“宝贝”,他可以跋山涉水,一整天在野外。每当看到有好的树根他就会精神倍增,所有的疲惫都烟消云散。有时还专程去外县市寻找材料,并通过办理正规手续不惜重金买回来。寻找材料的过程还有许多趣事。

      有一次在泰和县碧溪镇,他驾车行驶在一条乡间小道上,突然眼前一亮。原来他看到路边一农户家的柴火堆里,有一块材质、纹理都很好的材料,他端详了许久,灵感从头脑里喷涌而出。购得材料之后,他迫不及待的把它雕刻成了一只母鸡在孵化小鸡,并将其命名为“母爱”。

      追艺无止境

      与根雕打了20几年交道,郭秋生由当初把它当成谋生手段,到如今更多是对艺术的喜爱追求。根雕成了他一生的至爱。他介绍说,根雕制作最重要的就是立意,它是塑造作品灵魂的过程。把不起眼的树根雕刻成形神兼备的各种东西,需要在生活中有细致的观察力和感悟力。

      有次得到一块凸起来的材料,凸起的地方还有一些小点。想了很久,突然间便有了主意,把它立意为弥勒佛,凸起的地方稍微雕刻,便成为弥勒佛的肚子,许多小孩趴在弥勒佛的肚子上。于是一件优秀的作品“百子戏弥勒”便应运而生。这种雕刻更注重借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尽量保持材料的原貌,叫“留真”,更能体现艺术之美。不同的雕刻师会有不同的立意,有的立意可以实现物质最大化,但却破坏了其艺术价值,而郭秋生往往选择艺术价值最大化的一个立意。他说,如果有好的材料,没雕刻成好的作品,虽然获得了更大的物质利益,还是浪费了材料,这比什么都心痛。一辈子当中难得雕刻到几件自己满意的作品。

      一件好作品诞生了,起个好名字能有锦上添花的作用。这是考验雕刻师的眼光和文化素质。命名方式有以形命名,以表达意境命名,以神韵命名。但初中毕业的他文化水平不高,是一块短板。他也正在不断努力学习,争取在作品的各方面都能出彩。

      在追求艺术的同时,郭秋生也与兄长郭伟生经营着遂川才艺雕刻厂,在坚持走高端的同时,不断满足中低档客户需求。下一步他们打算通过电商、微商等现代商业平台销售根雕产品,争取把市场打开,让遂川的根雕作品走向全国。(曹建洪、刘祖刚、图/文)